官方微博:新浪
当前位置:首页 > 德育管理>> 家长学校>> 正文内容

最高法等部门联合发布意见严惩性侵未成年人犯罪

发布人:家长学校     更新时间:2013年10月31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10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意见》对不满十二周岁的幼女予以绝对保护,明确以金钱财物等方式引诱幼女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论处,对强奸、猥亵犯罪的七种情节从重处罚,被害人到医院进行精神康复治疗所支付的医疗费纳入民事赔偿范围。


  《意见》共34条,通篇体现“最高限度保护”“最低限度容忍”的指导思想,强化了办案机关及时立案和收集、固定证据职责,重点明确了奸淫幼女等性侵害犯罪的认定原则。

  对不满十二周岁幼女予以绝对保护

  “对幼女进行特殊保护是世界各国的基本共识。”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说,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和司法实践,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构成强奸罪,不要求采取强制手段实施。


  实践中,有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未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强制手段与幼女发生性关系,而以各种理由辩解是与幼女正常交往,不明知被害人是幼女,给审查认定案件事实造成一定困难。


  对此,《意见》第19条第一款规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对方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而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女。


  孙军工介绍,《意见》制定过程中,各方普遍反映,应当对不满十二周岁的幼女予以绝对保护,而且该年龄段的被害人通常外在幼女特征也较为明显。《意见》第19条第二款进一步规定,对于不满十二周岁的被害人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女。


  为了加大对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保护力度,同时考虑该年龄段幼女的身心发育特点,《意见》第19条第三款规定,对于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被害人,从其身体发育状况、言谈举止、衣着特征、生活作息规律等观察可能是幼女,而实施奸淫等性侵害行为的,应当认定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幼女。

  以金钱等方式引诱幼女和自己发生性关系认定为强奸罪

  社会生活中,一些人以金钱财物为诱饵或者交换条件,对幼女进行奸淫,《意见》指出不能以是否给付幼女金钱财物作为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强奸罪的界限。


  《意见》第20条明确规定,以金钱财物等方式引诱幼女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幼女被他人强迫卖淫而仍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均以强奸罪论处。

  这条规定与刑法关于嫖宿幼女罪的规定是否有冲突?


  “整个《意见》的精神就是要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进行从严打击,第20条的规定应该说和先前的法律规定没有冲突。”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周峰说,明知被害人未满14周岁而与之发生性关系就构成强奸罪,即使行为人以金钱等方式引诱幼女和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也不影响强奸罪的认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幼女被他人强迫卖淫,也就是违背幼女意志而与其发生性关系当然应当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周峰强调,之所以这么规定,就是防止一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嫖宿幼女为由逃脱应负的强奸罪的罪责。也同时向社会宣誓,这类行为不属于嫖宿幼女罪的定罪范畴,而是应该定强奸罪。

  被害人精神康复治疗所付医疗费纳入民事赔偿范围

  《意见》为未成年被害人构建了三重保护网络,明确了被告人应当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范围,明确了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赔偿责任,明确了对未成年被害人优先予以司法救助。


  《意见》第31条规定,对于未成年人因被性侵害而造成的人身损害,为进行康复治疗所支付的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等合理费用,未成年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提出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对被害人最大的伤害往往是精神和心理上的伤害。”孙军工说,康复治疗费用包括进行身体和精神诊治所支出的费用。被害人到医院进行精神康复治疗所支付的医疗费,不同于精神抚慰金,该部分医疗费用有证据证实并向被告人提出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近期发生的云南大关官员强奸4岁幼女案中,并没有提及被害人的民事赔偿。对此,周峰表示,曾看过这个案件的判决,被害人及其亲属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请求,但是未向法院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所受经济损失,所以一审未支持其相关的诉讼请求。


  性侵害案件被害人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是社会呼吁的一个重要问题。


  “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的只赔偿因犯罪造成的物质损失,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在刑事案件的赔偿范围不包括精神损害赔偿。”周峰说,当然这个问题还要深入研究探讨,我们也在听取各方面意见。


  当日,最高人民法院还公布了三起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典型案例。

  国家工作人员七种情节从重处罚

  ——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未成年人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员、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冒充国家工作人员,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


  ——进入未成年人住所、学生集体宿舍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

  ——采取暴力、胁迫、麻醉等强制手段奸淫幼女、猥亵儿童犯罪的;


  ——对不满十二周岁的儿童、农村留守儿童、严重残疾或者精神智力发育迟滞的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


  ——猥亵多名未成年人,或者多次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


  ——造成未成年被害人轻伤、怀孕、感染性病等后果的;


  ——有强奸、猥亵犯罪前科劣迹的。


  “考虑到这种赋有特殊职责的人和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的社会危害大,社会影响恶劣,所以我们要持零容忍的态度。”——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周峰


[出处:中国妇女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