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新浪
当前位置:首页 > 德育管理>> 家长学校>> 正文内容

云端上的学校

发布人:关工委     更新时间:2014年01月15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14名孩子,11张桌子,11条板凳,一名老师,一间土房,一盒粉笔。

这是一所村小的全部。

四季吉村位于四川凉山州大风顶山麓,海拔3300多米,云雾遮蔽,是一个鲜有外人抵达的苦寒之地。全村7个小组,150余户,村民607人,据统计儿童约有200人,目前在村小就读的学童14人。

这14人均为二年级。四季吉村小三年招生一次。老师把学生从一年级带到三年级,等这些孩子转入乡中心小学接受寄宿制教育,再把这间教室腾出来,才能重新招生。

而错过当年招生的适龄孩童只能等待,有些孩子要到10岁、11岁才能念一年级。更多的孩子则散落在山野间,放牧、砍柴、嬉戏。

吉克阿里是这所学校的唯一老师,他2007年毕业于凉山民族师范学校,因为普通话等级考试只到三级甲等,拿不到教师资格证,乡中心学校校长找到吉克,请他上山代课。

吉克的到来,让四季吉村小进入建校以来师资力量最为雄厚的时期,2012年9月招生一下来了22名孩子。

村小校舍是建于1970年代的土屋,方正的土木结构,一共有两间。为了采光,房顶的黑瓦故意保留了几个漏洞,下雨时还得拿盆接水。

仅有16平米的教室,塞下22名孩子,转身都困难。到2013年,有8名孩子转到了中心学校。

只有那些经济能力更好的家庭才能直接将孩子送到乡中心学校,但对于一个尚没有电视机,几乎所有家庭唯一“电器”就是一支低瓦数电灯的村庄而言,就近上学无疑更节约。

村子离依果觉乡中心小学尚有十多公里。山上11月入冬,4月才开春,大半年被冰寒覆盖,新修的山路多处挨靠悬崖,掩隐在山雾与冰雪中,行路极为艰难。

过去十几年间,撤点并校是更惯常的做法,把这些村教学点全部撤销,合并到乡镇中心小学,集中办寄宿教育。据当地公益志愿者考察,很多地方寄宿条件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甚至有些地方一张床睡三个孩子,还是不能把全部适龄儿童纳入。

长期关注凉山彝族教育问题的索玛花基金会,正在筹集善款,准备在今年开春后援建四季吉村小,大约需要30万资金,就可以修建一所有彝族传统建筑风格的村小,让全村5到16岁儿童的失学儿童都有接受教育的机会。

目前村小有了援建的意向资金,但村小建成后的师资及学生费用问题还没有解答。吉克阿里老师目前代课月工资只有800元,还得自贴每天骑行摩托车的油钱。

2011年“四季吉村”入选了四川省最美村落百强,并最终获得“四川省最具保护价值的村落”称号。当地政府也将该村纳入旅游开发规划中。

但孩子们显然不能再等了,他们迅速长大,如果成为文盲,只能继续延续父辈的命运或者出去当童工。

冬季的四川大凉山堪称苦寒之地,彝族孩子们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屋顶漏光的村小教室中接受有限的教育。14名孩子,11张桌子,11条板凳,一名老师,一间土房,一盒粉笔。这是一所村小的全部。作者/山姆哥 编辑/王崴

四季吉村位于四川凉山州大风顶山麓,海拔3300米,常年被云雾遮掩,鲜有外人抵达。村子2011年入选“四川最美乡村百强”,被誉为“彝族古老的生产方式和传统民居最后的保留地”。当地政府已将该村纳入旅游开发规划中。

彝族传统倾向于一个家庭必须要有男孩,生育率较高,村里背着弟弟妹妹的孩童随处可见。

烤火的母亲和孩子,由于地方高寒,村民和孩子们在冬天并不洗脸,所以显得有些黑。

四季吉村小的校舍是建于1970年代的土屋,方正的土木结构,一共有两间。

吉克阿里是这所学校的唯一老师,他2007年毕业于凉山民族师范学校,因为普通话等级考试只到三级甲等,拿不到教师资格证,乡中心学校校长找到吉克,请他上山代课,是该校第一名有专业文凭的代课教师。

2012年开学不久,重庆一家企业过来发爱心包,吉克老师把活动宣传用的纸留下来,指导孩子们画画,贴在后墙。

村民倾向于多生,但无力承担教育费用,孩童多失学。据统计,四季吉村共有儿童约200人,目前在村小就读的学童仅14人。

很多孩子无法上学,每天上午去砍柴,下午回家烤火。

而更多的孩子则散落在山野间。

8岁的阿苏有洗站在教室门口,她正在村小上二年级,虽然家就在学校旁边,但6姐弟中,她是唯一上学的幸运儿。

上课时,有失学孩子时不时会跑到门口好奇地听。四季吉村小每三年才招生一次。老师把学生从一年级带到三年级,等这些孩子转入乡中心小学接受寄宿制教育后,再把这间教室腾出来,才能重新从一年级开始招生。

错过招生年的适龄孩童只能等待,有些孩子要到10岁、11岁才能念一年级。石子赶牛入圈,他没有上学,依然不识字。

全校师生的合影。吉克到来后,2012年9月一下招到22名学生,挤在16平米的教室内,转身都困难。到2013年,有8名孩子转到了乡中心学校。

只有经济能力略好的家庭才能将孩子送到乡中心学校,而村子离依果觉乡中心小学尚有十多公里。山路大半年被冰寒覆盖,行路极为艰难。图为去乡中心学校上学的孩子跑着经过村委大院,这是全村最好的建筑。

近年,村里通往乡镇的道路得以拓宽,2012年3月份村里通上了电,跟外界的接触也多了。很多村民有了手机,但全村只有这一处大约2平方米大小的地方有两格手机信号。天气好时,很多村民就挤在一块打电话。

每天下午三点放学,由于山路难走,吉克老师骑摩托车回到10公里外的瓦尼窝村。目前村小有了援建的意向资金,但村小建成后的师资及学生费用问题还没有解答。吉克阿里老师目前代课月工资只有800元,还得自贴每天骑行摩托车的油钱。至于能坚持多久,他也不知道。

但孩子们显然不能再等了,他们迅速长大,如果成为文盲,只能继续延续父辈的命运,或者出去当童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