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新浪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动态>> 教育新闻>> 正文内容

中国教育报:聚焦:校园里何日才能“无烟”

发布人:校办公室     更新时间:2014年06月04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2014年5月31日,第27个世界无烟日,今年的主题是“提高烟草税”。调查显示,我国1/5的初中学生尝试过烟草制品,6.9%的学生现在使用烟草制品,72.9%的学生过去一周内曾暴露于二手烟。青少年可以轻易获得烟草制品以及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泛滥,是青少年控烟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 

  烟草岂能致青春? 

  湖南省平江县的一所农村小学建在半山腰,总共6个班级,100多名学生。学生小汤是有名的烟鬼,人们看到阴雨天,校园笼罩在雨雾中时,就夸张地调侃:“看,小汤又在吞云吐雾了!” 

  小汤四五岁时捡起老爸丢在地上的一个烟蒂,谁知一口就吸上了瘾。踏进小学校门时,就用家里给的早餐钱换香烟,读到小学五年级,每天至少要吸一包烟。 

  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做思想工作就是一句话“不要吸烟!”,强硬措施就是一根棍,狠狠地打。但是小汤的烟瘾还在加重——在家里,打他也要吸;在学校,制止根本没用。在课堂上,他吸一口,吐到课桌里;下课后,就躲在厕所里吞云吐雾。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4年《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显示,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20所学校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尝试吸过烟卷的学生中,82.3%的尝试行为发生在13岁之前,即多数尝试行为发生在小学阶段。这比2005年的调查结果提高了约15个百分点,吸烟开始呈现低龄化趋势。 

  一位自称小烟民的高二男生主动告诉记者:“其实,我抽烟的时间不长,初中时一直不抽烟,初中会考成绩一公布,我觉得和自己所期望的成绩有很大的出入,当时觉得心情不爽,于是,我便约几个平时很要好的同学去网吧上网。上网的过程中,我看着一个个社会青年在网吧里吞云吐雾,感觉他们嘴里叼根烟,还能斜着眼睛上网、玩游戏,很酷,于是便到网吧老板那里买了几根烟自己抽,从此以后,一有机会,我就会悄悄抽,尤其是在有困意或是有压力的时候,抽一根烟还真有‘抽上一只烟,快活似神仙’的感觉。时间一长,我便染上烟瘾,现在就是想不抽也难了。”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认为,由于未成年学生正处于青春期,青春期孩子独特的生理和心理特点,使得他们易受社会上成年烟民的影响。 

  和这位小烟民聊过以后,记者在湖南一所中学的高一某班和学生交流,他们说,除了受社会影响以外,有的人抽烟是为了表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或是为了吸引老师和同学的注意力,还有的是为了找到那种“发泄、放松”的心理感觉,有的学生抽烟是因为与爱抽烟的人交上了朋友,碍于面子,他们也会和抽烟的朋友一道加入抽烟的行列。 

  值得关注的是初二和初三女生的吸烟率为2.1%和2.2%,虽然少于男生,但是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并且已接近15岁及以上女性2.4%的吸烟率。记者采访到吸烟的小王,她告诉记者,自己抽烟是因为看到女式烟盒特别漂亮,“520香烟在烟嘴的地方有颗红心,很漂亮。不同的颜色代表着不同的口味,绿的是薄荷型的、蓝灰的是茉莉香型的、粉红色的是玫瑰香型……520就是‘我爱你’的意思嘛,很有诱惑。”与国外烟盒包装上的烂嘴、烂肺、骷髅等恶心图案相比,“吸烟有害健康”的警语显得不关痛痒。 

  2014年《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19.9%的学生尝试过烟草制品(包括有烟烟草和无烟烟草),初中学生现在吸烟率为6.4%,有5.9%的学生现在在吸烟卷,其中80%的青少年吸烟者在步入成年后会继续吸烟,且难以戒断,青少年正成为成年烟民的“后备军”。 

  校园控烟难在哪? 

  调查显示,影响青少年吸烟的因素有多种。这些因素既有社会层面的,也有学校和家庭层面的。 

  湖南省某学校分管德育工作23年的一位副校长,当他听说我们想了解实现无烟校园遇到的困难时,首先提到的就是农村留守学生的监管问题,他说:“我们是农村寄宿制学校,全校有近45%的学生家长在外务工,部分家长觉得只要孩子在学校待着,不在社会上混,只要不出什么大的事故,学习好坏不是最重要的,更别说会关注孩子是否抽烟这些事了。即使学校抓住了这些抽烟的学生,也采取了一些有力的措施,但总感觉到力不从心,无法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望着他一脸无奈的表情,便知道基层农村学校教育孩子的那种艰难与无助。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沪认为:“我国目前烟草价格偏低,学校周边的烟草销售摊点众多,对销售卷烟没有明确的禁止,‘禁止向18岁以下青少年销售卷烟’的法律没有落实和执行,使青少年可以轻易获得烟草制品”。目前我国销量前三位卷烟的价格均为每盒5元以下,大部分青少年买烟不存在价格门槛。相关调查显示,90%以上的青少年在买烟时从未遭到拒绝。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控烟办主任梁晓峰告诉记者:“社会上的烟草相关因素也潜移默化地诱导青少年吸烟。大量研究表明,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可促进青少年对烟草使用持正面态度,从而吸引青少年尝试吸烟。” 

  调查显示,48.5%的学生至少通过一种渠道看到烟草广告或促销;有21.3%的学生在电视中看到烟草广告;13.6%的学生在报纸或杂志上看到过烟草广告和促销。“在实际生活中,烟草公司采取多种形式,宣传和促销烟草,如冠名支持公益活动,树立烟草企业正面形象;赞助体育赛事、文化教育活动、书籍出版和影视制作等。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将烟草与运动、成功、独立等相联系,美化了烟草形象,对青少年吸烟有极强的诱导作用。”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副研究员肖琳告诉记者。 

  影视作品特殊的社会作用,极大地影响着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影视作品中的吸烟镜头,特别是青少年偶像型人物的吸烟形象,对人群尤其是青少年群体的行为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3年调查了8部热播的电视剧和10部电影,平均每部电视剧中涉及烟草镜头为165个,涉及烟草镜头的总时间为47.5分钟;10部热播电影中也均有烟草镜头,平均每部电影中有26个烟草镜头,持续时间约为6分钟。调查显示,在影视剧中看见烟草镜头最多的青少年,尝试吸烟的可能性提高了3倍。即便非吸烟的青少年,如果其崇拜的偶像吸烟,他们对吸烟行为认同的可能性也提高了16倍。 

  青少年的大部分时间在学校和家庭度过,接触最多的是教师、同伴和父母,他们是否吸烟是影响青少年吸烟行为的重要因素。同伴吸烟对青少年吸烟行为影响巨大。相关调查显示,青少年吸的第一支烟40%是由同伴提供的,“和伙伴、同学一起吸烟”的占55%至65%。教师的行为对学生,尤其是低年级学生具有示范作用。此外,调查统计表明,如果父母都吸烟,子女成为吸烟者的比例比父母都不吸烟的高一倍;家庭是青少年获得烟草的主要来源,部分家长还主动给孩子烟卷。 

  “‘无烟校园’仅靠学校的努力难以实现,更需要整个社会的配合,打好组合拳才能让‘无烟校园’名副其实。”刘沪告诉记者。 

  吸烟成瘾如何戒? 

  一所中学的校长告诉记者,他们每周都会抓到有学生抽烟,对其中部分人会进行批评、教育和引导,情节严重或认错态度较差的还给予了学校处分,但他认为面对学生抽烟,有种“抽刀断水水更流”现象。他说:“有的学生抽烟有了烟瘾,想戒,难度很大,效果不明显,有的同学想戒烟,但是受抽烟同伴的哥们义气影响,再加上学生抽烟场所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流动性,有的学生在抽烟时还和学校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游戏,这里不让抽,他们就躲在厕所、球场边、宿舍旁等悄悄‘过把瘾’。在学校旁边,有的不法商贩为了谋取不义之财,还给抽烟的学生放哨或是提供抽烟的场所……” 

  梁晓峰认为,学校和家庭以及卫生部门应该对学生加强烟草危害的教育,让学生系统了解烟草的危害,告诉学生远离烟草的方法和途径,确保可操作性。对于已经有吸烟行为的学生,梁晓峰建议,学校应有针对性地开展教育,帮助学生戒除烟瘾。特别是要开展同伴教育,让没有吸烟的学生和吸烟学生做朋友,通过交流,培养友情,慢慢消除烟瘾。他表示,学生戒烟,家长要承担主要责任。因为学生待在家里,与父母相处的时间很多。 

  但在实际中,戒烟工作还面临很多困难。“在我国的医院中,戒烟门诊很少,而戒烟门诊在国外很普遍,我们还未形成一个系统的戒烟治疗体系。”梁晓峰也呼吁执法部门加强执法,对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的行为进行严肃查处,对学校周围的烟草销售进行治理,尽可能切断学生和烟草的“关系链”。 

  如何戒烟?拷问的不仅仅是学生,吸烟教师也同样面临这个难题。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主任姜垣告诉记者:“我们重点和医院、学校、政府机关共同推动戒烟工作,通过几年监测发现,医生戒烟成功率最高,而教师戒烟成功率比较低,教师对未成年人的吸烟行为有重要影响,理应得到重视。” 

  教育部在2014年下发的《教育部关于在全国各级各类学校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学校要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将履行禁烟职责纳入教职工考核和学生评价体系。设立禁烟监督员,加强禁烟日常动态监督。” 

  一位常年抽烟的教师告诉记者:“我现在40多岁了,抽烟有20多年了,让我突然戒烟实在太难了,让我去帮学生禁烟,难度更大!”“让这些有工作经验的教师戒烟真不容易,何况其中还有不少学校领导。他们为学校做了很多,为学生付出很多,把他们调离又损失太大。”一位校长跟记者诉苦。 

  在困难面前,北京景山学校另辟蹊径。该校副校长王慧波介绍,景山学校没设吸烟室或吸烟区,禁止教职员工在校园内吸烟,并倡导他们戒烟。学校建立了举报制度,违规者都要受到处分。学校制定了控烟制度和机制,经常通过升旗、主题班会、板报等形式对师生进行控烟宣传,使控烟意识深入人心;成立了控烟工作小组,由校主要领导亲自主抓,下设办公室,吸纳了德育、医务等部门的业务骨干共同参与控烟工作,确保工作成效;在师生中间招纳控烟志愿者,把志愿者日常的监督和检查作为学校整体控烟工作的有益补充。此外,学校还和社区、家庭联动,进行控烟知识宣传,建立控烟网络体系,这方面的工作取得了实效。 

  重在预防怎么防?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曾在十多年前向法院提起诉讼,将国家烟草专卖局和20余家烟草公司告上法庭。佟丽华认为,烟草专卖局和卷烟厂在警告儿童吸烟危险的问题上失职。最终这次起诉以失败告终。“法院当时没有立案,现在如果有人愿意做这件事,我仍然愿意站出来。”佟丽华告诉记者。 

  佟丽华提出在《未成年人保护法》67条规定:“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或者没有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标志的,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罚。”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由于缺乏明确规定,“由哪家部门来处罚?处罚方式如何?如何裁定量刑?这些细节法律都存在‘失语’,以致这一条法律变成了一纸空文。”要做好未成年人的禁烟工作,还要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 

  “要做好预防工作,需要政府、社会、学校、家庭一起努力建立‘四位一体’青少年吸烟防控体系。”佟丽华告诉记者。 

  一位姓王的初二学生家长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校园要禁烟,作为家长,他举双手赞成,他说自己从未在校园里吸过烟,要真正让孩子们不抽烟,老师和家长得做好示范,即使家长或老师想抽烟,也不能当着孩子的面抽,更不能在校园里抽。他说:“我们社会也要禁止在公共场合吸烟。香港禁止游客在公共场合抽烟,如果抽烟被抓要罚款。有一次我和几位亲戚去香港旅游,几天过去了,那位烟瘾最大的亲戚即使很久没看到抽烟处,他也可以忍着不抽烟。等到了广东,他还在不停地找抽烟处,当我们告诉他,内地可以抽烟了,他便一根一根不停地抽起来。” 

  湖南某校高二年级学生分会主席汤同学说:“在我们年级,抽烟的现象虽然比较少,但还是存在,我们分会在这方面采取了一些方法,效果还不错,比如,去年我们刚进高一的时候,学校组织了高一年级学生健康知识讲座和班级主题班会课,对学生抽烟等有害身心健康的卫生健康知识进行了普及,学生充分认识到了抽烟的危害。与此同时,学校通过单独约谈、班主任批评引导和学校的通报批评等方式,加大对抽烟学生的监管,再加上我们学校抽烟的老师以身作则,不在校园抽烟,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丁绍槐是株洲市十九中的一名班主任,作为从教22年的老教师,他对校园禁烟话题十分关心。在他看来,虽然不少学校的禁烟活动暂时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校园禁烟活动能否长久持续开展仍然令人担心。 

  “教育部规定,校长是禁烟第一责任人,但不少学校的校长自己也是烟民,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式的执法让广大教师很难信服。”如何让禁烟令得到长久执行?湖南新邵县洪溪学校教务主任肖汉斌建议,除了校长要严格自律之外,各地教育部门可以成立暗访督查组,一旦发现违规者就通报批评,并扣发相应绩效工资。 

  事实上,教育部年初出台的“禁烟令”也指出,要建立禁烟工作长效机制并要求各地要建立督导检查机制,加强对行政区域内学校禁烟工作的检查和指导,对禁烟工作措施落实不力的学校要进行查处通报。不过据记者了解,截至发稿时,湖南省各地的教育行政部门还没有对学校的禁烟情况进行专项检查和督导。 

  吸烟有害健康,在校园里吸烟,不利于广大青少年学生从小养成良好行为习惯,也有损学校教书育人的清新环境。加强学校禁烟、控烟工作,对于建立健康向上的社会风尚,整体提高国民健康水平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我们期待,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让烟雾远离校园,还学生一个“风清气正”的校园。(记者 李小伟 宋伟涛 阳锡叶 通讯员 徐大雄) 

  《中国教育报》2014年6月4日第5版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