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新浪
当前位置:首页 > 德育管理>> 家长学校>> 正文内容

美国式家庭教育 8 破坏与创造是种正比关系

发布人:政教处     更新时间:2012年04月06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第一章破坏与创造是种正比关系 2004.3.29(1)

 

    在这些日子中,我发现罗里的行为总是很奇怪,每每令我目瞪口呆,不知作何应付。   

    早上,我特意送给罗里一盒从中国城买来的二十色的珠光笔,用这种神奇的萤光笔画出来的道道在任何地方都能流光溢彩、并像黑夜中的星星一样闪着光芒。   

    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这盒该死的珠光笔竟然也引发了我一阵心脏痉挛。   

    午餐结束后,我发现罗里不见了,他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必须搜寻小罗里的行踪,不知道这个调皮鬼又在做什么惊人之举。   

    “上帝,啊不,罗里,你在干什么!”当我看到罗里时,我几乎晕了过去。   

    我想我一定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的错误就是不该给罗里这种我认为很好的“坏”东西!罗里正拿着那些珠光笔在自己的卧室里“挥毫泼墨”、“肆意妄为”,他完全投入在他伟大的绘画事业中。他的卧室的墙壁上,还有玩具上,以及他的小脸上都画满了奇异的图形,这种该死的图形都在光线的照耀下闪着光彩。   

    寻视四周,原先好好的一个卧室的四面雪白的墙壁,现在则满是“金蛇狂舞”。在我看来,那些多彩的光芒犹如对我示威般愈来愈灿烂地恍着我的眼,乱着我的心。   

    多么可怕的光彩啊!我要怎样对大家交代这件事情哪?   

    不行,我得赶快制止罗里这种“无知者无畏”的表现。   

    “哦,ailin,你觉得我画得怎么样?”看到我,小家伙得意洋洋地问。   

    “罗里,停下来,快停止。”我上前阻止他,声音里带着哭腔。假若我是神仙该多好,马上可以让它恢复原貌,可惜我不是。   

    这怎么办哪?对这个小家伙,我这个家庭助理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那?叫他天才画家吗?还是给他点“颜色”?   

    “罗里,我想我们都犯了错误,而且很严重!你不觉得吗?”我板着脸孔,严肃地对小约翰说。   

    “ailin,我们犯了什么错,是因为我的画你不喜欢吗?”罗里若无其事地问。   

    “喜欢,我都喜欢的疯了!”我无奈地回答。假如今天的事情传到理查德•阿瑟先生和他的夫人梅尔达的耳朵里,我想他们一定会说:“那是我听到的最愚蠢的事!”   

    我还没有想好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向这位小东家解释时,他倒是再次天真起来。“ailin,这些笔我很喜欢,他们真神奇。”    

    罗里挑出一支红色的笔在自己的白白的小手背上画了一个圈,又拿一支绿色的再画一个圈,然后再拿起另外一支,就这样一支一支的画下去。我想他不光把自己的房间当成了走上艺术之路的实验田,把自己的身体也要变成五彩斑斓、甜甜诱人的糖果铺。   

    就在我焦急地想要制止却又不知所措时,女佣泰勒进来了。   

    我立即用十二万分的、迫切到祈求程度的心情寻求她的帮助:“莫妮卡,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罗里把这里搞得一团糟!都是因为我送他的笔。你能不能告诉我,接下来我该做些什么?”   

    但我说完这句话后,立刻后悔了——看来我是病急乱投医了,泰勒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女佣,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和我几乎一样,是个人微言轻的小人物,她有的一定只是替我慌张罢了。   

    这些可恶而该死的珠光笔!!   

    没想到,泰勒却平静地对我说:“ailin,你不用太担心,我想不至于象你说的那样遭。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静静地观赏就可以了。”   

    看看,十足的势利眼!这不明摆着幸灾乐祸吗?这不成心要我失去颜面和工作吗?哼!   

    泰勒只是大概收拾整齐了一下,冲我和罗里眨了一下她那双蓝灰色的眼睛就走了。这该死的美国老女人!   

    罗里不解地看着我,而我此刻则最怕有人看见罗里所做的一切。但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很快,门外便传来了脚步声,理查德的父亲——威廉•阿瑟推门进来了。   

    一定是泰勒陷害了我,这个小人!我想我完了,罗里被狠狠的挨上一顿说不要紧,尤其是我,也许,从此我的家庭助理就此结束,并不得不灰头土脸地滚出这个豪宅!   

    但愿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不会起诉我,上帝保佑!   

    我紧张地盯着老威廉的脸——果然,他瞪大了眼睛,张圆了嘴巴!   

    哦,完了完了!   

    算了,一切一切的不幸都让我来承担好了,谁让这个“马蜂窝”是我提供的啊!一个处于混沌状态的孩子他知道什么深浅啊,再说谁也舍不得挑自己的宝贝孙子的不是啊!   

    let's face it(面对现实吧)!!   

    “sorry,威廉先生,我想这件事情原因在我,这些该死的笔是我给罗里的,发生这样的问题,我实在抱歉的很。”我赶紧坦白从宽。   

    “你没有错,孩子,你不觉得你在成就一个未来的创造家吗?” 老威廉先生竟然不责怪我!   

    他转身蹲在罗里面前,“啊,that's something(太棒了)!没发现我们的小罗里竟然是一个伟大的天才艺术家!简直是达芬奇第二!” 老威廉竟然高兴的咧开大嘴笑了,并亲了一下罗里的脸蛋。   

    罗里立即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我呆若木鸡般地站着,一时还反应不过来。老威廉冲着我笑了:“ailin,你不觉得我们的罗里是个天才吗?他很有创造性,很有想像力!达芬奇当年也不过如此!”   

    这个道理我懂,但是,罗里在墙上乱涂乱画,毕竟是一种搞破坏的行为。   

    “先生,可是,可是,我——还有这墙壁——”我嗫嚅着,不知该如何说完这一整句话。    

    老威廉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站起来看着我满是疑虑的眼睛,真诚地对我说道:“雨果有句名言——比海洋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宽阔的是人的心胸。对待孩子,我们更需要博大的胸怀!也许,他在走路的过程中会踩坏路边的一些花草,但是,他毕竟是在向前走,当他到达目的地时,他一定能灌溉出一大片你无法想像的美丽的花园来,这比起他在路上踩坏的那些花草,价值可就要大多罗!破坏与创造永远是成正比的。ailin,不要不信任孩子,去挫伤孩子的自尊心,那样做是最愚蠢的行为。看看我的罗里,他一定是个天才,他就像刚出炉的面包,新鲜而充满生气。”   

    我仍旧尴尬地、傻傻地、机械般频频点头,心中却充满了无限的感激。   

    老威廉真是善解人意!   

    老威廉弯下腰,托着罗里的小下巴温和、慈爱地说:“不过,亲爱的罗里,我想你应该向ailin小姐好好学习怎样使用这些神奇的笔,等到下一回的感恩节,我想你一定可以做我们家的装饰设计师了!小伙子,你真的很棒。”

 

 

第一章破坏与创造是种正比关系 2004.3.29(2)

 

    带着一天的感动,我打开日记本,虔诚地展开了我的思绪。   

    记得我那被曾经被大家誉为“调皮大王”“捣蛋一号”的儿子小宝,有一次,为了让他练习书法,我特地买来几支上好的羊毫笔。不料,没隔一天,这小子竟然把毛笔上的毫毛拔下来贴在鼻子下边表演什么“圣诞老爷爷”!我气愤不已,并立即把他“逮”回家,用那几根光溜溜的毛笔杆点住他的脑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他却毫无畏惧,反倒得意地说:“妈妈,我不喜欢练习书法,我觉得我应该学习表演。大家都说我的“圣诞老爷爷”演的特好耶。”   

    这还了得!小子你也太威风了!太嚣张了!我恶狠狠地吼道:“我看你是不想吃饭了,墙边站着反省去!”   

    儿子理直气壮地回击:“我不,就不。”   

    我一瞪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大人说的做的,肯定都是为你好。”   

    儿子仍旧跟我顶嘴。   

    丈夫在里屋听得明白,当即黑着脸冲了出来,严厉地怒吼道:“我看你小子吃豹子胆了,该挨揍了是不!你给我好好地听着!再不听话,看打!”   

    儿子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老实了许多。   

    说实话,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孩子要长大,自然难免不犯错误。作为家长,我们不应该因小事而打击孩子的积极性,这些道理我们都明白。但是,一旦看到孩子把好端端的东西破坏的一塌湖涂,我和丈夫仍然是禁不住要生气。   

    从此,只要他一搞破坏,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夫妻就“妇唱夫随”,实施“双管教育”。在我们“强大的攻略”下,小家伙每每都以失败告终。几个回合下来,这个“捣蛋鬼”变得安静多了,甚至从此对我们言听计从。最终,无论在家里还是学校,小宝都是一个公认的、听话的好孩子。   

    当朋友、邻居向我“取经”时,我便“自豪”地传授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是也,必先苦其身志,劳其筋骨。所以呀,对付孩子嘛,就得刀子嘴,豆腐心,只要给他个好心,不要给他好脸就成。”   

    我一直为我育儿的成功而自豪。但是,今天,老威廉与我的一番对白,竟然令我的自信一下子削减了不少。    

    我发现:美国人的的教育方式方法真是太不一样。   

    同样是对孩子的爱,但中西家长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行为却造就了两种迥然不同的性格:一个是胆小怕事毫无个性的乖巧;一个是胆大豪迈有创造的思维。   

    身为父母,我们该要那一种类型的孩子?   

    从理论上来讲,我愿意选择后者,但事实上,我们的行为却总在有意无意当中将原本无知无畏的孩子的棱角打磨得溜光圆滑,中庸而毫无个性。   

    作为父母,也许,我走过了一段失败的路!   

    而今天,我就象一个入学不久的孩子,在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威廉•阿瑟又给了我生动的一课。   

    说实话,在阿瑟家中工作,我赚到的不只是金钱,还有更多用金钱无法买来的东西,这是我在国内生长和生活了三十多年都无法得到的宝贵财富。   

    我开始有些喜欢这个家庭助理的职务了。   

    我打开电子邮箱,给丈夫发了个邮件。在信的结尾,我写道:   

    “孩子的调皮常常散发出智慧花朵的芳香,他们的破坏性里又常常埋藏着有巨大的潜力的养份,只可惜这些花朵很容易被我们这些自以为什么都懂的成年人掐断。孩子破坏东西不要紧,要紧的是有没有在他破坏的物品里找到能使他吸取营养和开花的机会。大伟,你说呢?”   

    解析   

    美国父母看见孩子在墙上乱画,用嘴咬玩具,拿剪刀在书本衣服等物品上乱剪乱画,不是痛惜某件东西被孩子损坏了,而是会感到高兴,然后耐心地告诉孩子一些操作上的技巧和知识。他们认为,这能使孩子学会某种技能。   

    点评   

    没有不对的孩子,只有不对的方法。   

    老祖宗们曾留有遗言:“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什么叫洞明?也许,我们需要重新定义。   

    在人生的路上,每个人都需要被鼓舞,需要有人打打气、加加油,特别是孩子。而且,其实,这并不费事,只需要一点点仁慈的行动,一些些爱的言语,就能帮助这个地球快乐得像天堂。   

    多一份宽容的态度,你就将多成就一个勇敢的心灵。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